首 頁 | 中國禪學 | 禪學三書 | 慈輝論壇 | 佛學論文 | 最新上傳 | 文學頻道 | 佛緣論壇 | 留言簿 |

 管理登陸                 吳言生 主持          關于本網           佛教研究所 主辦

在线中文字幕日本无码欧美

  • “真·佛系”詩人王維:為六祖[86]

  • 淚奔!人們對出家人的誤解太深[80]

  • 逆境中,才能真正看清楚一個人[61]

  • 這樣的四種貪執,會毀了你的修[60]

  • 出家人的“底色”[114]

  • 早期禪宗的楞伽禪要點[145]

  • 佛時刻念眾生,眾生則時時把佛[109]

  • 觀世音菩薩的慈悲心[94]

  • 佛字的內涵,你懂得嗎?[105]

  • 佛教的“五眼”[135]

  • 悲時不言,喜時不諾,怒時不爭[110]

  • 阿含經故事:證初果的天帝釋[132]



  • 本站推薦

    迦陵頻伽:從希臘女

    隱于山谷,懸于峭壁

    “中國化"彌勒學與 


       您現在的位置: 佛學研究 >> B3研究綜論 >> [專題]b3研究綜論 >> 正文

    華嚴宗傳承略述
    [ 作者:佟京城   轉自:法音   已閱:595   時間:2021-2-28   錄入:chengshangyun ]

     

    2021年2月28日  佛學研究網

        一、華嚴宗成立以前的簡史

        華嚴宗是以《大方廣佛華嚴經》為宗經,而得名的。在印度,《華嚴經》據傳為龍樹菩薩入.龍宮求得,并造有十萬頌的《大不思議論》來詮釋其中的十地品。首次傳入中國,是由東晉支法領從于闐持回中土,由佛陀跋陀羅(譯作覺賢)在義熙十四年(公元418年)翻譯于揚州道場寺,共60卷,人稱晉譯。只是因為尚有缺文等諸多原因,當時弘傳并不廣泛。直到元魏永和年中(公元508—512年),菩提流支、勒那摩提、佛陀扇多,并諸義學緇儒,在洛陽譯出世親菩薩為解釋《華嚴經、十地品》所造的《十地經論》以后,華嚴經的弘揚及研究才逐漸興盛起來。以相州(今河南彰德》為中心,由菩提流支的弟子道寵等在相州以北,形成專門研習《十地經論》的地論宗北道一派;僧統慧光大師受勒那摩提之學,在相州以南,成立地論宗南道一派。由地論師的南道派,華嚴講席方始大盛。慧光之學,經過道憑、靈裕、淵、智正而傳到了華嚴宗二祖智儼和三祖法藏的手上,所以有人認為華嚴宗其實是源出于地論宗的。

        二、華嚴五祖的傳承

        華嚴宗初創于法順,發展于智儼,大成于法藏。因為法藏曾被賜號賢首國師,后人為了紀念他的功績,所以又把華嚴宗稱為賢首宗。

        初祖,法順和尚(公元557—640年),俗姓杜,是圣因寺僧珍的弟子,受持定業,多有感通,當時稱之為神僧,以為他是文殊菩薩應跡化身。法順根據《華嚴經》所說法界緣起、事事無礙的妙理,著有《華嚴法界觀門>>來闡述華嚴的幽旨。也就是說,人們可以通過修真空觀、理事無礙觀、周遍念容觀(事事無礙觀)這三階次的觀法來體悟一切法圓融的本質,因此,可以說《華嚴法界觀門》是法順和尚所創的獨具特色的修禪口訣。

        二祖,智儼尊者(公元602—668年),俗姓趙,十二歲時,從法順出家,和尚將他交給自己的弟子達法師訓誨,并與之同往于慧光三傳弟子彰淵所創建的至相寺里。至相寺是弘揚地論宗的根本道場,智儼在這兒從法順和尚受《華嚴法界觀門》,又從彭淵的弟子智正聽受《華嚴經》,陶研《個地品》六門相之義。將地論師所主張的如來藏緣起發展為法界緣起,成為華嚴宗的根本理論。智儼二十七歲時,就開始主張立教分宗,著有《華嚴經搜玄記》、《華嚴經內章門等雜孔目章》、《華嚴五十要問答》以及《華嚴一乘十玄門》等著作,特別闡明十玄、六相之妙旨。

        三祖,法藏大師,祖籍康居。顯慶四年(公元659年),他尚是一個俗服佛弟子,到長安云華寺聽智儼和尚講《華嚴經》,于是從而受業。咸亨元年(公元670年),始得剃度。調露元年(公元679年)參加地婆訶羅的譯場,補《華嚴經入法界品》內兩處脫文。證圣元年(公元695年)參加實叉難陀譯場,筆受新譯《華嚴經》八十卷。曾先后在太原寺、云華寺、佛授記寺講新舊《華嚴經》三十余遍,著述有《華嚴探玄記分、《華嚴一乘教義分齊章》、《華嚴旨歸》、《妄盡還源觀>>等。法藏在為武則天講個玄、六相的奧旨時,因武后不能領悟,就利用當殿前的金獅子作比喻,寫了一篇《金師子章》進呈武后,又曾經設立十面鏡子相對而立,當中放置一個燃燒的蠟炬,通過鏡子之間的互相映射以及鏡子對蠟炬的映射來顯示宇宙萬法的相互交涉重重無盡的道理,使得武后對于華嚴的法界緣起的道理大有領悟。其他,法藏還撰有《般若心經疏》,在當時也備受世人推崇。可以這么說,解釋華嚴的玄理,雖然初始于智正,發展于智儼,而能夠集智正、智儼教學于一身,敷演組織而大咸的,是三祖法藏大師。而且從華嚴宗的觀門教相來說,則是首倡于法順,雛形于智儼,到了法藏才建立完備,真正開立了華嚴宗。所以,當時人稱之為“開祖”,為了“彰顯其德”,用他的法號“賢首”來給此宗命名,稱賢首宗。

        法藏參加實叉難陀的譯場,新譯出八十華嚴以后,曾撰略疏解釋新經,可惜未能完成就圓寂了。他所撰的疏文只第一品到十行品以及千定品中前九定,其余部分由其弟子慧苑補續完成,命名為《續華嚴經略疏刊定記》,并在前面補了十門玄談。慧苑是法藏的上座弟子,《宋高僧傳》說他“華嚴一宗,尤成精博”。但他的主張常常與法藏有所不同。比如他根據《寶性論》主張立四教:一、迷真異執教,相當于凡夫外道;二、真一分半教,相當于聲聞緣覺;三、真一分滿教,相當于初心菩薩。以上這三種人都不識如來藏。四、真具分滿教,此一教人識如來藏。這樣的立教,無論當時還是后來都不被人們所接受,批評說,把邪論外道列出來判釋就顯得不倫不類;初心菩薩既然說是一分,又稱之為滿,則是自相矛盾。另外,慧苑還將十玄門分為因、果兩種,去掉“十世”、“托事”二門,以“同體相即”、“具足無盡”取而代之。可立即有人批評說,這兩門與“諸法相即”、“因陀羅網”顯得重復。評論說慧苑不能算紹隆法藏之學,而且法藏以后的華嚴宗幾乎中斷也與他有關。

        四祖,清涼澄觀,生于三祖法藏寂后二十五年(開元十五年,公元737年)。十一歲從寶林寺霈禪師出家受《法華經》,十四歲得度。乾元中(公元758—759年)赴潤州棲霞寺跟從醴律師學相部律;又就曇一受南山律;到金陵從玄壁,得傳關河三論;大歷中;(公元766—779年)訪淮南法藏受海東《起信論疏義》;天竺寺依法詵溫習華嚴;大歷七年(公元772年)往剡溪從慧果研習三論;十年(公元775年)到蘇州從湛然學《摩訶止觀》、《法華》、《維摩》等經疏;又謁牛頭山惟忠、徑山道欽、洛陽無名,咨訣南宗禪法;復見慧云,了北宗玄致。又遍學經傳子史,小學蒼雅;天竺悉曇,四圍五明等。后來游歷五臺,居住在大華嚴寺,應請講經,慨華嚴舊疏,文繁義約,于是起筆作八十華嚴疏,從興元元年(公元784年)開始,一直到貞元三年(公元787年)才完成。隨后又作《隨疏演義鈔》八十卷。他的思想融合三論、天臺、南禪、北撣子一爐,而獨鐘于法藏,卻又不拘泥于法藏。如在《三圣圓融觀》中,澄觀偏重于理智圓融的觀法,不同法藏時期以理事無礙、事事無礙為主流的觀法。《答順宗心要法門》中,澄觀也是偏從我空立說,接近中觀之學,一改法藏及其以前側重瑜伽之舊風。;澄觀有弟子百余人,門以下宗密、僧睿、寶印、寂光稱為四哲。宗密,是果州西充人(今四川西充縣)。元和二年(公元807年),他二十八歲,赴京就考舉人,遇到遂州大云寺的道圓禪師,一晤之下,為之傾倒,立即隨其出家。一天,出家后的宗密隨眾到俯吏任灌家去應供,在經室隨手抽出一部圓覺經看,只讀了一兩章就豁爾開悟,作為南禪荷澤三傳弟子的道圓就為他授記,將來會弘揚圓頓之教。元和五年(公元810年),宗密在襄陽見到四祖澄觀所著的《華嚴疏鈔》,就寫信給四祖,請求成為其弟子,還親自前去隨學了好幾年。元和十一年(公元816年),宗密住進終南山,撰寫出《圓覺經大疏》、《大鈔》、《略疏》、《略鈔》等一系列作品,并收集諸家禪言集成《禪藏》。另外,宗密還撰有《禪源諸詮集》,可惜現在僅有前面叫《禪源諸詮集都序》的序文保存了下來。宗密稱自己是“禪遇南宗,教逢圓覺”,主張禪教一致,所有的著作都貫以“以一心而貫諸法,顯具體而融事理,超群有于對待,冥物我而獨運”的思想。他的“禪教一致”思想一直被以后的華嚴學者所遵循,其本人也因此被尊為華嚴五祖。

        三、五祖以后的延續

        宗密入寂后,中國佛教史上經歷會昌滅法的劫難,各宗典籍一時之間都喪失殆盡,除了南禪以外的宗派都衰敗下來。華嚴宗也不例外,但其傳承卻不絕如縷,始終沒有中斷。宗密之學,經妙元本奧傳給了開明普朗,普朗傳元顯法現,法現傳靈光洪敏,洪敏傳長水子璇,從此開始了華嚴宗的復興。子璇九歲時師事普慧寺契宗,太平興國中(公元976—983年)詣秀州靈光寺從洪敏聽講《楞嚴經》,至耳根圓通中“動靜二相,了然不生”有省。后究華嚴奧旨,至長水(今河南洛寧縣西)講《行愿鈔》、《法界觀》、《圓覺經》、《十六觀》數十會,撰有《楞嚴經疏》、《金剛經疏論要刊定記》、《大乘起信論疏筆削記》。祥符六年(公元1013年)署長水疏方楞嚴大師之號,寶元元年(公元1028年)入滅。

        子璿門人長水凈源(公元101l一1088年),泉州人,世稱晉水大師,初受《華嚴》于五臺承遷,返后師事于長水,聽講《楞嚴》、《圓覺》、《起信》。著有《仁王經疏》、《妄盡還源觀疏鈔補解》、《原人論發微》、《云間類解》、《普賢行愿修證儀》等,大振華嚴宗風。當時有高麗王子義天送回華嚴宗章疏,才使華嚴宗教文重新完備。凈源以下,傳神瑩希沖,希沖傳道鳴妙觀,妙觀傳玉峰師會。當時有道亭作《華嚴一乘教義章義記》,觀復作《教義章析薪記》,希迪作《教義章集成記》,同師會所作之《教義章復古記》,世人稱為宋代四大家。師會另外還著有《一乘教義章焚薪》、《華嚴同教一乘策》(希迪為之注)以及《同教問答》《門人善熹為之注》等。其后又有義和作《無盡燈章》,以華嚴宗旨來贊頌西方凈土,復庵作《華嚴綸貫》,鮮演作《華嚴玄談決擇》,戒環作《華嚴》、《楞嚴》、《法華要解》等,都是繼承宗密之風,以禪頓為入門階梯,楞嚴為中心的。

        元、明、清三代的華嚴宗傳承,都是師會一脈。元代由南宋的玉峰師會,傳本覺悟心,傳竹坡普悟,至無名衲、方山元介二人。衲傳大德圓明,明傳寶集妙文。當時禪學漸衰,教乘稍盛,性相二宗并驅海內,相學之人流囿于名相,因此元世祖命妙文居寶集寺,獨振圓機,融通寂照。元介傳珍林慧瓊,瓊傳真覺文才,文才對于古今史籍,無不精究,因此元世祖命之主洛陽白馬寺,成宗請他主五臺山萬壽寺,封為真覺國師,著有《華嚴玄談詳略》、《肇論疏》等。文才的同門有皎淵月,傳到蒼山普瑞,被南詔段氏所信奉,撰有嚷華嚴懸談會玄記》四個卷和《華嚴心鏡》、《玄談輔翼》等。文才另一同門南山真華,傳寶覺簡,至大寧善學,寧行華嚴懺法,修凈土五悔諸文,大弘華嚴宗法。

        明代華嚴宗比天臺稍為興盛,多兼學慈恩。從師會的五傳弟子南山真華以下分為兩系。一系是:真華——獨蘭溪——德巖凈行——能仁——清——玉峰永琛——石庵德距——南中定興——虎丘青——汾陽清遠——高原明昱。另一系是:真華——青谷元遇——別峰大同——汴梁古峰——棲巖慧進——達庵廣通——寄庵普泰。泰傳遍融而至蓮池侏宏,沬宏著《彌陀疏鈔》,總持圓頓法門,融會事理,指歸一心;又以戒為根本,撰有《沙彌要略》、《具戒便蒙》、《梵網經疏發隱》,以及《竹窗隨筆》等共二十余部著作。普泰的另一弟子悟勤傳雪浪洪恩及憨山德清。雪浪著有《楞嚴科判》、《雪浪集》等;德清著有《夢游集》等十二部作品。

        清代繼承華嚴宗的大德有柏亭續法,達天通理,居士則有周克復、彭紹升,乃至龔定庵、楊文會、徐蔚如、譚嗣同等,都是習華嚴宗旨的。續法是明代蓮池侏宏的四傳弟子,著有《賢首五教儀》、《科注》、《開蒙》等;通理(公元1701—1782年)是普泰的七傳弟子,乾隆十四年被封為闡教祥師,著有《楞嚴指掌疏》、《五教開蒙增注》等。彭紹升撰《一乘決疑論》、《華嚴念佛三昧論》。楊文會自稱“行依彌陀,教依賢首”,創辦金陵刻經處,在國外訪求古佚經疏,對華嚴宗乃至整個佛教的復興起了重要作用。徐蔚如在天津創辦刻經處,整理和出版華嚴典籍,在當時和江南楊仁山相呼應,有賢宗南楊北徐之譽。

        清末民國時期,華嚴宗的傳承尚待考證。但研習、弘揚華嚴的大德有月霞、宗仰、應慈、慈舟等,他們都各有著述,為近代華嚴宗恢復作出了重要貢獻。

    *本網站對所有原創、轉載、分享的內容、陳述、觀點判斷均保持中立,推送文章僅供讀者參考,發布的文章、圖片等版權歸原作者享有。部分轉載作品、圖片如有作者來源標記有誤或涉及侵權,請原創作者友情提醒并聯系小編刪除。

     


    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站長 | 友情鏈接 | 版權申明 | 管理登錄 |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學研究        站長:佛音閣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